和妈妈通话

自上大学以来,我养成了这样一个习惯,那就是每周六和妈妈通个电话。然而和爸爸的通话则没有任何规律可言,而且少得可怜。妈妈会把一周遇到的很多事情讲给我听,爸爸则通常只会问我钱可还够花。

昨天,我正在教室看《恋人絮语》,妈妈突然来了微信电话。我跑出教室接听。妈妈以为我在宿舍,我说在教室,她就以为我在上课,要挂了电话待会再打。我说我已经在教室外面了,她又担心我用流量太浪费,还说并没有什么事。终于还是挂了。回到教室,我却已经无心看书,磨蹭了一会儿就回了宿舍。在宿舍旁边的阳台上我拨通了妈妈的手机,她给我讲述了一些妹妹的事情。

上一次考试,妹妹没有达到老师的要求(全校前十),所以被罚扫地,扫了一个多月。这一次期中考试却很幸运,她恰好考了第十名,不用再扫地了,而她们班那个之前考全校第一的女生只考了第五名,所以还得继续扫地。按道理说考得不错又加上不用扫地了,妹妹应该很开心,可是在她去办公室看成绩时却发生一件让她开心不起来的事。原来自己的眼镜放在桌子上被谁碰掉了,眼镜腿也掉了一个。更可气的是,老师在班里问了一圈也没人承认。回家后,妈妈又骂了她一顿。我真替她难过。本来考了个好成绩心情美美哒,结果碰上这么个事情。妈妈问我怎么办,是不是在配一个,我说只有这样了,还叫她不要骂妹妹,毕竟她也不想这样。

还有一件事情就是妈妈终于给妹妹买了一个行李箱。她早就想要一个行李箱。记得她说过,看到那些初三的拉着行李箱很赞(忘记是怎样的形容词了)。从这里就能看出妹妹和我的不同。我是一个很自卑的人,从来不敢在人群中与众不同,小时候买了款式新颖的新衣服都要犹豫半天才敢穿上,生怕别人说我什么。而她却很自豪,不怕别人,学校里拉行李箱的人少又怎么样?我就是喜欢拉行李箱,我觉得拉行李箱美,所以我就拉着,别人的眼光我不管。但我觉得我也应该给她一些引导,可以自豪,但不能虚荣。关于这个行李箱,还有一件趣事呢。刚买来行李箱后,妹妹在那儿把玩上面的密码锁(3位数字的密码锁),结果把密码给忘记了,打不开了。妈妈带着箱子去找卖家,人家说也没有办法。谁知妹妹突然来了本事,她跑到网上查了查应该怎么开锁,结果知道了共有多少种(10的3次方=1000种)密码。于是她挨个试,排除的全部记在纸上,终于打开了箱子。密码是026,幸亏这密码只有三位,要是再多一位就够她受得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