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医记

拖了好久的鼻子问题,在和爸妈说过之后,我终于决定去医院看看。

早晨没吃饭,起床先把手机刷成了安卓5.0,由于网络太差,光下载刷机包就下了好久,期间我看完了《食神》。值得庆幸的是,在我不使用Google服务的安卓5.0上,电量似乎可以正常了。到现在为止,重启有过两次。姑且使用这样的组合。

中午在食堂遇见了子健,他说我不妨去独墅湖科教区医院,因为大医院会有过度医治的情况。我听了他的。步行去了独墅湖科教创新区医院。之所以步行,一是想锻炼锻炼,晒晒太阳;其次是自己很不情愿就医,想着自己一直健健康康,小毛病很简单就扛过来了。半道上想起自己一分钱都没带,还好医院旁边有取款机。进去挂号,我想挂耳鼻喉科,可前台的人说没有这一科,问我是挂全科还是去别的地方。好像是给了我不就医的理由,于是我说去别的医院。

再次走在外面,温度适宜,风儿有些毛躁。多好的春光啊,我想,要是鼻子不捣乱多好。磨磨蹭蹭地走着,还是没决定去医院。快到雪塘街时,终于决定去医院。看了看地图,决定坐178到市立医院东区。上车后,我坐在了最后一排,有阳光洒在我肩头。颠簸的车渐渐勾出了我的睡意,迷迷糊糊间不知到了哪里。然而车里空气变得有些闷人,我甚至懒得掏手机。不知又行了几站,一个老大爷把车窗拉开了,顿时,清爽的空气袭来,我清醒了很多。

到了观前街,车上的人下了一半还多。下一站就是我的终点站了。到了医院,到处是指示牌,所以很容易就挂了号,拿着号在五官科门口等。期间,一个推销人员让我试用一款减压的东西,我拒绝了他。推销人员走了后,我的鼻子又来刷存在感了,一连打了几个喷嚏。旁边是一个抱婴儿的奶奶,另一个奶奶提醒她离我远点。我看着她们,尴尬的笑了笑,嘴唇动了下,想解释自己不是感冒,但是没说。很快就到了我。医生简单看了下,问了我几个问题,就得出了结论——过敏性鼻炎。开好药,我付了费拿了药就离开了。

去公交站的路上发现了一条史家巷,指示牌上说里面有文物。我走了进去,发现里面密密麻麻的开着店铺,的确也有文物保护单位,但我不想进去看。转个弯到了一个满是花卉盆栽的街道,再转一条街想回去了。可我却在这条街上看到了玄妙观的指示牌,索性进去看看。进去依旧大失所望,整整一条街全是卖东西的,看不出玄妙在何处。街的尽头有一间高大的房屋,进去发现里面有神像,我恍然大悟,原来这才是玄妙观。正中是一尊神像,左右各三,什么马元帅,温元帅,赵元帅等等,我不很了解。很奇特的一件事是他们有的手好像是在“竖中指”,不过肯定不是,具体是什么意思,我还没查。

出了观就是观前街了,好不繁华。有几老家店门口排满了人,我看到有卖青团子的,就买了一盒。一盒六个,12块,晚饭就解决了。

然后就回来了。

夜跑前,hf让我签到。我是很不愿意的,可我却答应了。后来又改成替ljy签,最终只签了到,没签退。

晚上爸妈早打电话来问我什么情况了,我告诉了他们。妈妈在干报石头的活,9个小时才80块钱,还特别累。爸爸吵她让她不干,我也非常不愿意她干。什么时候我能赚钱了,能让他们轻松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