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概课上的演讲

毛概第一次课,老师就说这学期每人都有一次演讲的机会。没想到第二个星期就轮到了我。整个中秋节,我都没有去准备,直到最后一天晚上,一直拖到12点钟才终于定稿,主题叫“明辨是非与理性爱国”。可是,由于老师错误估计了人数,我并没有获得上场的机会。没法,只有等下次。由于“九一八事件”过去了很多时日,再去讲我那“理性爱国”云云已显得不合时宜,干脆推倒重来。这一次,我提早准备,早早确定了主题——关于中国的电影审查。稿子如下:

谈谈中国电影

我也准备了ppt,但我不打算照着它去读,因为我觉得自己不是大学老师。我打算照着word来读。这让我想起了我高中时期的一个老师,他上课的时候从来不用ppt,只用word。于是我们就给他取了一个外号叫word哥。最近这几天,他变得特别火,因为网上到处充斥着什么厉害了,word哥。当然,把这篇word投在屏幕上更主要是为了告诉大家一件事,那就是我不是上来瞎扯淡的,我是在下面扯好淡以后才上来的。这些都是是闲话,我们现在开始。

我有一个室友是混文艺圈的,每天看书看电影看展览看纪录片。一年下来,光豆瓣上标记的电影就有几百部,远远超过了他撩妹的次数,当然,他不会撩妹。电影看得多了见解也深,所以我每次看电影都找他做参谋,他推荐给我的总归不会太烂。前几天他给我推荐了电影《两杆大烟枪》。据他说,这种风格的电影是叫做黑色幽默的类型片,是一个比较重要的电影就流派。著名的导演有英国的盖里奇,美国的昆汀塔伦蒂诺等。另外中国的宁浩也拍过几部。我自觉外国的月亮不一定更圆,于是就找了宁浩的《疯狂》系列,以及《无人区》等电影看了,果然也还不错。

可是在了解电影背景时,发现了一些趣事。《无人区》于2009年开机,直到2013年才得以上映,倒不是说导演一共拍了四年,而是四年时间里广电总局让导演修改了六次,才允许上映。我有些为导演感到不平,四年时间里要一次次修改以前的作品而不能准备新作品,不知耽误了多少灵感。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无人区》最终上映了。

可无人区为什么难以上映呢?我找来了国家广电总局电影审查委员会赵葆华先生的评价:“在宁浩营造的无人区里可以杀人越货,可以敲诈勒索,可以逍遥法外,可以为所欲为!活动在《无人区》里的人物,绝大多数是负面人物。徐峥饰演的律师潘肖,被当做英雄来塑造,其实也根本不是英雄。作为国家公民安全的维护者——警察,在《无人区》里愚蠢而又无能。宁浩们认为既是无人区,就是警力延伸不到的地方。疯狂犯罪就有了艺术合理性。然而这是哪里的无人区?是公海么?不是。为了好看,为了艺术极致,不惜违背生活真实和艺术真实……其实这还不是主要的失误,最主要的失误是丢失了艺术家的一份社会责任……因娱乐而损公,乃症候所在也。”看了赵先生的评论,我有点哭笑不得。电影是什么?电影本身就是放大的现实。而人性本就复杂,谁能保证每个人都是毫无自私自利之心,一心为民的正面典型?李云龙为什么深得人心?不就因为他身上有些小毛病吗。我们当然需要弘扬主旋律的电影来保持我们的一颗红心,但也可以了解一些人性的阴暗面。毕竟,真实的生活就是这样。所以说,我们对于电影的内容,应该适当宽容。

当然不是说不能审查,每个国家的电影都要审核。如果影片宣传颠覆国家政权,那么禁你没商量,如果电影以淫秽色情为噱头吸引观众,那么也禁你没商量。但是我们现在的国情却是大量质量上乘获得国际认可的电影被禁了又禁,改了又改。而那些没有剧情,完全依靠粉丝效应的烂片却大行其道。为什么我们的审核制度会出现这样的问题?我们先来了解一下广电总局下属的电影审查委员会。据百度百科介绍,中国电影审查委员会一共有37个人,负责电影的审查工作。每一部电影拍完后,需经过电影审查委员会决定是否能够上演。电审会委员掌握电影生杀大权,但审片时却毋须全部到齐,只要大多数到场即可。原来区区37人就要决定全国人民的电影,难怪中国电影饱受诟病。但更重要的一点是因为电影审核委员会很难把握审核电影的尺度。裸露镜头,暴力镜头总是不宜太多,因为会有很多未成年人走进影院。

所以说,要想从根本上解决问题,需要建立电影分级制度。很多西方发达国家都有电影分级制度。比如韩国,前不久很火的《釜山行》在韩国就是一部限制级的片子,据说呢只有15岁以上的人才能观看。多年以来,很多电影从业者呼吁国家尽快建立电影分级制度,给电影创作者更宽松的创作环境。然而,很显然,相关部门还没准备好。

还有一个建议,就是建立一个烂片审查委员会,让委员会把各种烂片扼杀在摇篮里,不去影院祸害观众,也算是造福人民。这些烂片包括但不限于“何以笙箫默”、“栀子花开”,我觉得这些片子完全是瞎扯呀,大学里哪有那么多恋爱可谈?我就没有恋爱可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