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记

我争执的样子肯定很丑

昨天的课上,老师让大家就“健康中国”发表演讲。每个人讲完后,老师进行会进行简短的点评,无一例外,都是夸赞,这让我对老师的好感大增。中午吃饭,和w君以及其他诸君一起。w君平日爱开老师玩笑,我也早就知道。吃饭的过程中,w君又开起了玩笑。本来无伤大雅无有恶意的话,却触动了我敏感的神经,忍不住和w君争执了几句。我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声音提高了分贝,血液涌上了脖子,整个人瞬间变得很热。刚说完话我就后悔了,我埋头吃饭,没敢看w君和其他诸君。可以想象,他们也很尴尬。原本稀松平常充满和气的午餐时间,因我高声的几句话而变得气氛凝重。我很自责。所幸的是,今日重和w君见面,我们都已“忘了”昨日的事了。今后,切忌过于敏感,切忌胡乱与人争执。我敢肯定,我争执的样子很丑。

像树叶一样飘零

昨天中午,在我和别人争执之前,我得到了一个相当震撼人心的消息:z因车祸而丧失。z曾是我们院学生会的主席,去年被保送本校的研究生。因为我大一的时候也曾在学生会里工作过,与z有过接触,平日里见到还会互相打招呼。z为人热情开朗,学习成绩也是相当出色(不然保不了研),去年,z曾到我们班分享过自己的学习经历,我清楚地记得底下有人发出“啧啧”的赞叹声。当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完全相信不了。我记得几天前还在食堂见到过z,那样一个鲜活的生命说没就没了?我愕然着,急切地想有什么办法证实一下,尽管w君们的消息来源已相当可靠。到了宿舍,舍友j说自己也得到了这个消息。我终于相信了,带着依旧沉重的心情。渐渐地,消息散播开来。我看到几乎每个听到此消息的人都表现出难以置信的样子。然而,事情就是发生了。脑海里浮现出了陶潜的诗:“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不得不说,陶潜豁达得有点没心没肺。

我和舍友开玩笑说这件事告诉我们一个道理:要及时行乐。说完之后,自己也不禁了苦笑一下。

早晨在教室自习,窗外起风了,簌簌有声。我循声望去,大片的叶子被风裹挟着在空中旋转,远处的树上,留下的叶子也瑟瑟着。

折腾自己的成功人士

前几日,网上流传着王健林的作息时间表,我们清楚地看到了首富一天忙碌精彩的生活。这新闻最后的总结就是成功人士很自律,该什么时候起床就什么时候起床。想着自己做不成伟人也不能掉队,所以这两天一醒来就穿衣下床了。自律,很难,很有效果。